最近有寫原創。
然後下次大概會開始嘗試寫同人www
主食
鑽a:御澤、哲純、樹鳴www
ul:閃閃
會寫的大概是鑽a同人

【原創】03

*繁體字注意


-----------------------------------------

我承認是一點都不了解他們兩個的。即使其中一個相處已經接近兩年了也是一樣。

幾乎每天都會見面,話題卻總是圍繞在學校生活中。

不曾講過私事,不論誰或是對誰都是。

才會總是在外面看著他們,一直有種是外人的感覺。

融不進他們的感覺。

因為不確定對方的想法,所以不敢前進。

「......」也不是沒有,想過要更接近他們一些。

...哈哈、在想些什麼啊。要是敢的話早就做了吧。

將臉埋進雙膝,緊閉眼睛,試圖將那些想法通通趕走。

「──菅!」場上傳來大吼,而對象好像是我?

今天怎麼一直被吼啊?這個想法剛跳入思緒。身體好像被強勁的力道擊中,暈眩感從腦袋爆開,極度不舒服我抱頭向後躺在地板上,冀求不適感慢慢退去。

唔......「菅、你還好嗎?」勉強睜開眼,柎一臉慌張的蹲在眼前盯著我,暘似乎只在後方,稀奇的竟然也露出了著急的表情。

哈哈,竟然露出這種表情。

「...嗯,還算可以。」愣了一陣子,暈眩感慢慢散去。我揉了揉自己的頭髮,擠出了個笑容才成功的讓他們恢復原來的表情。

「不要嚇我啦。」用力捏了我的鼻子,在我抓住他的手表示抗議之後才放開,沒有繼續剛才的活動。

什麼啊,要不是你們把球飛過來我也不會這樣好嗎。

反是擔心似的坐在身旁,他開口。「今天就直接回家吧,不然還要去嗎?」

瞥了眼暘一眼迅速移開視線,他和剛剛一樣是那種冰冷的神態。好像剛剛的著急都是裝出來似的。

「......嗯。」把頭靠在柎大腿旁,有東西靠著會比較舒服。就這樣我們在這裡待了好久,待天色暗了之後才起身。

他們兩個幾乎每天晚上都必須去另外的地方練習,而我則是某次被柎硬拖過去,才發現了這件事。

似乎是看我那次在那邊適應良好,柎又一直我拖過去。

後來某次,可能是他們教練看我一直被抓去,索性就問我要不要過去他們那邊幫忙。

當然我是答應了,原因絕對不是柎站在他後面。擺出一臉『敢拒絕我就抓住你的臉去撞牆』的神情。

絕對不是。

咳。

「那明天一定要去喔,沒去你就試試看。」今天難得的沒有逼迫我,或許也覺得需要休息吧。

他都這樣說了我哪敢不去啊。

「先走囉。」不知何時柎迅速的收完東西,我發現的時候他已經站在場邊準備要離開。

沒有要等暘的意思。

「......有什麼事嗎。」艱難的開口,突然發現跟他交談是件多麼難的事情。斂下眼我不敢看他,只好站起來收拾自己的東西。

「等你。」丟下這句話,他飛快的趕上柎。丟下我一個人。

說什麼啊......?聽到他說的話不由得呆了下。

完全不明白,他說的到底是什麼意思。

-----------------------------------------

喔喔喔喔我又弄出一篇了。

大概以後是維持一天一篇、吧 (我趕得出來的話

或是兩天一篇吧、又或者是好幾天一篇吧 (到底是多久

评论
热度(4)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