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寫原創。
然後下次大概會開始嘗試寫同人www
主食
鑽a:御澤、哲純、樹鳴www
ul:閃閃
會寫的大概是鑽a同人

【御澤】我喜歡你,所以跟我交往吧。

*第一次寫同人注意

*OOC可能有注意

*捏造注意

*御幸高二+澤村高一場合

*繁體字注意

*OK?GO↓

-------------------------------



01.

刺眼的光線透過窗戶照進,偌大的房間在御幸一也看來不免有些空曠。

與他同寢室的兩位隊友早已出門,現在想必是晨練的時間吧?他瞄了眼放在床頭的鬧鐘,證實了他的想法。

啊──為什麼會發燒呢?明明這幾天都沒有任何不舒服的前兆啊,怎麼才一個晚上體溫就呈直線上升呢?

一定是澤村那小子......早知道就不要理會他那幾乎每天都會提出的請求了。

「真是。」御幸輕笑出聲,輕輕說著沒有人會搭理的話。「對那小子還真沒有絲毫抵抗力啊我。」

因為他那燦爛無比的笑容。

一開始只是覺得捉弄澤村很有趣。被捉弄後的澤村總是會一臉炸毛似的瞪著自己。

後來不知不覺,御幸一也的視線就聚焦在澤村榮純的身上無法移開。

對於這件事,御幸自己是有意識到的。

他承認、自己是喜歡澤村的。並不是前輩後輩的喜歡,也不是投捕搭檔之間的喜歡,而是男女生之間的喜歡。

喜歡澤村這個人、喜歡他那單純、直來直往的性格、喜歡被自己捉弄後的他的反應。

而他並不清楚澤村是否也抱持著同樣的心情。

但是竟然因為那小子而害自己發燒,回頭不好好處理一下可不行啊。

御幸一也露出了個壞笑。要壁咚?強吻?種種下流的處理方式一一浮現在他的腦海。

「御幸?」喀的一聲房門無預警的被打開,始終躺在床上的御幸一也迅速的瞄了眼出聲的人之後緊閉上眼。

是澤村。




02.

*一天前晚上

在寢室附近的自動販賣機投下硬幣並取得自己想喝的飲料,御幸偶然發現練習場的燈光並未熄滅。

他用膝蓋想也可以知道是哪個一年級的傻蛋還在練習。

「喂!御幸!」似乎是發現到他的身影,遠遠的澤村就用他那充滿朝氣又吵死人的大嗓門喊著御幸。

「哎啊哎啊。」御幸勾起嘴角的弧度一步一步逼近澤村。「我在練習結束之前跟你說了什麼?笨村?」

原本笑的一臉燦爛的澤村一聽見御幸說出的語句,身體像是被凍住般僵在原地。

「對不起御幸前輩!我只是想要把握時間練習......」澤村像是被主人罵的小狗,低著頭,聲音也越來越小。

「笨村。」御幸向前揉亂了澤村那蓬鬆的頭髮。「現在才知道要叫前輩啊?」

「你叫誰笨村!」在御幸叫了第二次關鍵詞會之後澤村立馬炸了。御幸看著他炸毛的神情之後大聲笑了出來。「笑什麼啦!混帳御幸!」

「喔?你罵我混帳?」御幸的腦海中又浮現了更加惡劣的想法。他指了指因為沒人能與澤村練習投球的幫手而被放在旁邊的捕手手套。「那我以後都不想接你的球囉?」接著還裝作一臉惋惜。「啊──真可惜了。本來想說如果澤村小朋友如果給我個擁抱我就接他幾顆球呢。」

說完,御幸直接轉身朝出口邁出腳步。

「等一下......御幸!」澤村在御幸踏出第一步之前大聲叫住他。「不要動啦!」御幸轉過去面對澤村,一臉就是得逞的樣子。

澤村臉紅著伸出雙手,緊緊抱住御幸。「你說要接我的球喔......」




03.

*現在

就是因為昨天那件事,才使得御幸一也現在必須躺在床上養病。

雖然這對他並不是件什麼大不了的事,頂多只是一天沒碰到球手會癢罷了。

「御幸?」澤村第二次嘗試性的喊了一聲躺在床上的人。「還在睡嗎?」他拉了張椅子到床邊坐下,看著御幸睡著的臉龐,似乎要說些什麼而又住口。

當然,澤村並不知道御幸只是在裝睡。御幸想知道這傻蛋不去上課來這裡打算幹些什麼。

御幸當然不會放過這個大好的機會,昨天澤村臉紅抱住他的樣子還真可愛。

「吶御幸。」澤村伸出手,不自覺的捏了捏御幸的臉頰。「不管你有沒有在睡覺,如果我現在不說我一定會後悔死。」

「御幸。我喜歡你,所以跟我交往吧。」

孰不知御幸等著澤村說完,雖然一聽見他說的話時不由得愣了一下。不過御幸還是瞬間抓住澤村那隻捏住自己臉頰的手用力往自己的方向拉。

來不及反應或者該說對於御幸的行為澤村半次也沒有反應過來,御幸起身的同時把澤村壓在床上、他剛剛躺著的地方。

「好啊。」

澤村的臉立刻紅了起來。「御幸你根本......唔!」澤村話才說到一半,就被御幸接下來的動作打斷。

御幸勾起微笑。「正好我也喜歡你呢。笨村。」

同時他抓住澤村的後腦勺,用力的吻了下去。



強制End.

-------------------------------


對不起這是我第一次打的同人文wwwwwwww

我的第一次就獻給了御澤 (X

评论(6)
热度(42)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