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寫原創。
然後下次大概會開始嘗試寫同人www
主食
鑽a:御澤、哲純、樹鳴www
ul:閃閃
會寫的大概是鑽a同人

【御澤】我不要理你了!走開啦! 03(完)

*OOC可能有注意

*御幸受傷捏造注意

*御幸高二+澤村高一場合

*倉持大哥哥(?)注意

*OK?GO↓

-------------------------------



06.

御幸緊抓著澤村的手腕往自己的寢室邁出腳步。沒有意識到現在是上課時間,完全符合翹課行為的這回事。

這笨蛋投手竟然自投羅網,不吃個乾淨我怎麼對得起自己?

「欸、御幸、要去哪裡?」澤村不知道為什麼御幸會突然做出這種事,不由得感到有些慌張。眼前的前輩跟平常並沒有什麼兩樣,一樣戴著黑框眼鏡,嘴角依然勾著那欠揍的弧度。

他給澤村的感覺不一樣了。「喂!御幸!」

澤村望著沒搭理他的御幸的背,好像突然變得不認識眼前的這個人一樣。

是不是因為那天?御幸終究是討厭他了吧?澤村緊咬住下唇。『吵鬧,總是糾纏著御幸不放,然後還因為自己受傷......御幸終於忍受不了了吧?』一開始只是想要詢問為什麼他一直沒有去練習,怎麼會變成這樣?

『不行、不能哭。』忍住從剛剛就一直在抗議著,迫切想流下的眼淚,澤村幾乎是已經放棄行走,任由御幸拉扯著他前進。

『如果在這個地方、這個時間,在御幸前面掉下眼淚的話。只會讓他覺得更加的討厭吧?』澤村沒有注意到抓著自己的御幸早已停下腳步。現在他只想趕快離開這個地方,他一點也不想看見御幸此刻的神情。不用說、一定是厭惡的吧。「哈哈、御幸。對不起。」澤村用力甩開御幸的手,抹了抹自己的臉他向著剛剛過來的方向跑回去。

「澤村!」御幸靠著長年訓練出來的反應力在第一秒就拉住澤村,將他揣進懷裡。他並不是沒有看見澤村差點就要流下的眼淚。御幸不知道這笨蛋剛剛到底腦補了些什麼,但自己現在如果沒有抓住他,以後就不會再有機會了。

溫熱的感覺不斷透過衣料從前方那個前輩傳了過來,原本已經下定決心要逃走的澤村掙扎著想要推開。『為什麼啊、明明就已經......』

御幸憑藉著自己身軀比澤村高大,好不容易抓住澤村,又怎麼可能會輕易放開?更何況是發現到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已經喜歡上澤村的他。這幾天沒碰見澤村讓御幸感到有些不自在,好像少了些什麼東西似的。而剛剛看見澤村,心底好像掀起了一股波瀾。御幸才確定了自己的心意。

懷中的後輩掙扎得更加的用力了,御幸騰出手將澤村的腦袋瓜按在自己的肩膀上。「笨村,你又想了些什麼。」

澤村感受到御幸強而有力的手按在自己的腦袋上,頓時放棄了想要掙脫的衝動。「吶...御幸......」果斷放棄忍住不流下的眼淚,澤村像個小孩子一樣放聲哭了出來。「你是不是...討厭我了啊......」

御幸總算了解澤村到底在想些什麼,他嘆了口氣。「說你是笨蛋還不信。」真是的像個小孩一樣。「先聽完我要說的話,聽完之後如果還覺得我討厭你的話再哭。」御幸放鬆了力道,澤村身體抽動著不知道說了些什麼他沒有聽清楚。

「我喜歡你啦.....不要討厭我好不好...御幸......」澤村說出口的語句狠狠撞上了御幸,說完後澤村主動環抱住御幸。

明明就是自己要先說出口的啊,被搶先了呢。你這小子。而且還是他最擅長的直球。御幸勾起了嘴角,低聲笑了起來。「真巧呢,笨村。我也是。」御幸鬆開手,在澤村還沒反應過來立刻吻了上去。面對極力尋求著眼前溫暖的澤村,御幸將澤村抱上了自己的床。

「唔!御幸......呣...」澤村用力地喘著,潮紅的臉頰差點讓御幸再度失去控制。「什麼時候進來的啊!」看上去像是鬆了好大一口氣,澤村十分慶幸著自己所想的事情都沒有成真。

「誰叫有個笨蛋投手自己跑到我的面前了呢?」御幸按住澤村不讓他起身。「有這樣子的大好機會我怎麼能放過?嗯?」

澤村邊用手遮住臉邊偏過頭不讓御幸看見自己的臉,一想到剛剛自己說那些話就覺得好丟臉。

還好,他沒有討厭自己呢。

「澤村。」御幸在澤村的耳邊輕吹了口氣,滿意的感覺到身下的人抖了一下。「你現在看起來好誘人......而且現在是上課時間不會有人過來呢。」

「澤村,讓我上你吧。」




07.

御幸伸出手摸了摸身旁,溫溫熱熱軟軟又綿綿的觸感證實了剛剛的所有事情都不是自己做夢,而是切切實實的發生過。

在床頭摸索了一陣終於找到自己的眼鏡,戴上了之後才發覺澤村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清醒過來正盯著自己瞧。

御幸終究是沒有做出那種大人才能做的事。並不是因為倉持傳的那封短訊,也不是因為自己沒有準備好。只是因為澤村看上去很疲累而且御幸剛剛突然想起來做那種事好像會很痛,他指的是澤村可能會很痛。

所以他才放棄那難得的機會,更何況他們好像才剛互相告白沒多久。最後御幸只好抱住澤村睡上一覺。

「御幸,你的肩膀。」澤村按了按御幸受傷的地方,在他吃痛得叫了一聲澤村立刻縮回手。「對不起......要是我沒有失神的話......」

御幸用力彈了澤村的額頭。「要是你再說那種話,我就再也不接你的球了!」扣住澤村的後腦勺強迫他正視自己,御幸忍住又想要親他的衝動。「現在不會痛了。」御幸深吸一口氣決定說出實話。或許這是第一次御幸沒有對他說謊吧。「你沒去練習那天才真的很痛。」

「我就知道!」澤村愣了幾秒鐘後炸開了。「明明就很痛為什麼不好好休息硬是要來找我!」拍開御幸的手,澤村好像回復正常怒瞪著他。「不然那天跟我說你很痛是會死嗎!」澤村最後大吼了一聲之後翻過身用後背做無聲的抗議。

看上去澤村是不想搭理御幸了,御幸將臉貼上眼前投手的後頸。手穿過他的身側用力將他抱緊。「對不起啦。」御幸覺得這個笨蛋好像又快哭的樣子。「如果讓你知道的話你一定會很自責的啊。」

「澤村,我喜歡你。很喜歡。」

澤村抓著抱住他的手,用著有些哭音的嗓聲。「我不要理你了!走開!」

很沒威脅力啊,莫名的很可愛呢。御幸笑了出來。「笨村,等我肩膀好了我接你球好嗎?」如果不丟出點甜頭這小子不知道要鬧多久彆扭呢。

「你說的喔!一天!不、一個星期才可以!」



End

-------------------------------


終於完結了!謝謝看到現在的你們!

评论(4)
热度(36)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