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寫原創。
然後下次大概會開始嘗試寫同人www
主食
鑽a:御澤、哲純、樹鳴www
ul:閃閃
會寫的大概是鑽a同人

【御澤】我不要理你了!走開啦! 番外

*倉持視角注意

*第一人稱注意

*一樣OOC可能有注意

*倉持大哥哥(?)注意

*『』是以前的對話

*大概不會有肉注意 (喂)

*OK?GO↓

-------------------------------



08.

嘖、該從哪天開始說起才好呢?關於那個同寢室的笨蛋後輩跟那個同班的混帳四眼。

促使他們兩個人開始交往的契機應該是御幸因為澤村受傷吧。

雖然我不清楚詳細情形到底是怎樣。不過那天晚上澤村突然用力打開門,把正在打電動的我和增子前輩狠狠的嚇了一跳。

起身準備修理那不知好歹的傢伙,卻發現那小子竟然躲在棉被裡哭。我記得上次他哭成這樣好像是剛升上一軍、以為是自己把克里斯前輩的名額擠掉的那天吧?

『喂!澤村!』嘗試搖了搖他的被子,想要掀開來但他抓的死緊。『發生什麼事了?』

沒有回應。

正當我決定行使暴力將棉被抓起來扔掉時,他帶著哭腔說話了。『...我、害御幸......受傷了......』

難怪怎麼兩個人說要去校外買個東西去那麼久,我還以為他們兩個終於要互相坦白了呢。結果是這種小事啊?『你哭屁啊!給我起來!』終於忍不住我用力把棉被掀開揪起他衣領。

『呣......倉持前輩...』顯然被我的行為嚇到,被抓住的澤村把頭偏向另外一邊不敢直視我。

嘆了口氣,這小子一點也不適合這種眼淚鼻涕全混在一起的表情。旁邊的增子前輩朝他遞了張面紙,他完全沒有接過的意思,還是不斷地哭。索性我直接搶過面紙在他臉上亂抹。『不要哭了。』看他這樣我還沒辦法真的生起氣來。『明天我再幫你看看御幸的傷好嗎?』不到一下子心立刻就軟了。對他還真是百般的寵溺呢,御幸曾經這樣評論過我。

『呣......倉持前輩...』他見我似乎沒有繼續生氣,伸出雙手像是小孩一般緊緊抱住我。『今天晚上......可以陪我嗎......』

為了安撫他,我拍了拍他的後背。真是這什麼請求啊。『好、好。澤村,你不要再哭我就讓你跟我睡同一張床。』要是被御幸看見這種情況不知道又要被念說我太縱容他了。

『謝謝......倉持前輩...』該說我的交換條件真是有用嗎?他立刻就停止哭泣。我對增子前輩比了個大拇指表示沒問題。

『小澤村,我的布丁給你吃啦。』真不愧是增子前輩,懷裡的澤村一聽見他說的話後又立刻笑了起來。

澤村他啊、雖然是個笨蛋。不過卻有種會令人想要照顧他的魅力呢。


『御幸一也你這混帳。』隔天早上我一看見御幸就是送他這句話。




09.

澤村今天早上問我我們教室在哪,雖然有點懷疑他想要幹嘛但還是告訴了他。

所以才會造成這個情況吧。

我跨坐在御幸一也前方不知道是哪位同學的位置,隨便這不重要反正我們兩個在這個班級裡面號稱沒朋友。自然也不會有人趕我起來。

遠遠的我看見那個前幾天還哭得跟什麼一樣的笨蛋投手在教室外面大吼御幸的姓名要他出去。「沒想到那小子竟然跑過來了啊。」

這幾天練習時御幸沒有到場,晚上回寢室的時候總是會看見澤村看著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為了讓他感受到溫暖我只好每天都送他一記關節技。

御幸似乎沒有想要搭理他的意思,專心看著自己桌上的計分板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突然低聲笑了起來。

「倉持。」他無預警的起身,有點被嚇到但我還是努力保持鎮定。如果擺出被嚇到的樣子不被笑才有鬼。「澤村借我。明天還你。」

眼前的捕手說了句我沒辦法理解的話。「喔、喔?」還沒消化完他說的話,下意識的就答應他。

愣了幾秒之後才意識到他說了些什麼,我後知後覺的叫住那個剛剛陰我的御幸一也。「你什麼意思啊!御幸!」

那人竟然對我揮了揮手。「就是澤村今天不回去睡覺的意思。」要開門之前又轉過身來朝我露出了那個熟悉的壞笑。「對了,倉持。我肚子痛去保健室。」接著在澤村又再次大吼之前捂住他嘴巴將他拖走。

我用增子前輩的布丁來賭,御幸絕對不可能去保健室。




10.

上課時完全不能專心,雖然平時都在跟桌面做親密接觸但現在詭異的就是睡不著。

舉手跟任課老師說肚子不舒服想要去保健室之後逃了出來。當然我的目的地也不可能是保健室,不去看看沒辦法放心。

若是澤村又哭著回來,我如果不揍御幸揍到連他媽都認不出來就跟他姓!

微微打開御幸寢室的門,果不其然在裡面看見他們兩個。澤村背對著我所以看不見他的表情,不過御幸倒是跟我對上眼了。

我帶著富有警告意味的眼神瞪向他,本來抱住澤村的他竟然給我親下去!這裡離他們太遠所以我聽不見他們說了些什麼。看御幸敢在我面前吻澤村看起來應該是沒事了。我掏出手機傳了封短訊給御幸。

『你他媽如果敢在我面前做比這個還下流的事我絕對衝進去揍你!』

手機特有的鈴聲從裡頭傳出,澤村可能沉浸在御幸的吻太久所以沒注意到。御幸看了看內容之後又朝我丟了個充滿笑意的眼神。

接著他把澤村抱到了床上。差點我忍耐不住衝動要進去把澤村抓出來。

結束那個吻,御幸突然放聲說話。「澤村、讓我上你吧。」

一定是故意的!這小子!我用力踹了門旁的牆壁,不做點事我還真壓不下來這突然湧起來的火氣啊。

「......不要...御幸。」澤村的聲音也跟著大了起來。心頭一驚,連忙透過縫隙看御幸到底有沒有做出超過的事情。

雖然這樣做好像不太對,但我必須看著御幸。避免他做出什麼讓澤村難受的事情。還好御幸只有把手摸向澤村的下體,微微凸起的那個地方。「澤村、可以給我摸嗎?」

那混帳一定是故意說給我聽的!明天不痛揍他一頓我就不叫倉持洋一!

「...御幸......好...」不知道為什麼裡面兩人的聲音大的異常,好像不怕外面的人聽到似的。

澤村你這混小子,我沒有在旁邊看著就變成這樣了是吧?晚上回寢室有你好看的。

他們兩個就在裡面互摸!我真的不知道我到底該不該繼續看下去,如果繼續看的話會不會看見白色的液體?在心底衡量了一下之後我決定愛護自己的眼睛,關起門我決定回5號室睡覺。

他們兩個要做什麼隨他去了,要是澤村回來哭的話再把御幸處理掉就好。




11.

澤村和御幸沒有去練習,御幸沒去大可以說是他肩傷還沒好。至於澤村......太久沒修理就是不把我放在眼裡啊小子。

澤村回到寢室已經晚上,打開門他小小聲了說我回來了。似乎是生怕我對他做出什麼事。不過他自己走過來坐在旁邊伸出手抱住我。放下手上握著的手把我轉過去看著他。「終於知道要回來了?」

「倉持前輩......對不起。」他緊緊的把臉靠在我的肩窩上,真是的我不可以心軟!「不要生氣啦......」

嘆了口氣我終究還是拗不過他。「你今天跟御幸做了什麼事我都當作不知道。」揉亂了他的頭髮。「但是你得跟我睡同一張床,這是命令。」

我才不可能讓御幸那麼容易就得到這個我視弟弟般疼愛的人的心。



END.

-------------------------------


對不起倉持被我寫得好不倉持wwwwwwwwwwwww

那個應該不算是肉吧 (喂

评论
热度(48)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