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寫原創。
然後下次大概會開始嘗試寫同人www
主食
鑽a:御澤、哲純、樹鳴www
ul:閃閃
會寫的大概是鑽a同人

【御澤】 燙傷

*OOC可能有注意

*兩人已交往注意

*兩人未同居注意

*御幸職棒+澤村大學場合

*OK?GO↓

-------------------------------



01.

趴在桌上的男孩抬起手擋住由上方照射下來的強烈亮光。微亂的頭髮與留在臉上的淺色睡痕說明了他才剛從睡夢中清醒。偶爾從周圍傳來的翻書聲對男孩來說無疑是最好的催眠曲。

尤其當男孩是澤村榮純的時候。

大四的他拒絕年長他一歲、同時也是戀人的御幸一也提出的同居要求。選擇自己單獨租離學校約十分鐘路程的公寓。

不能太依賴御幸啊,澤村還記得當時是這樣回答他的。

即使如此,御幸還是堅持每個星期到公寓過夜。順便做做成人才能做的事情。

揉了揉眼睛他探頭看了下時間,差不多到該打工的時間。

......對了、今天不用去上班。澤村下意識的摸了摸右手,手上貼了五張OK蹦。澤村忽然想起昨天工作時的情景,傷口似乎開始隱隱作痛。

好像有什麼事情忘記了?澤村抱持著這種想法掏出手機。

一條新訊息,署名倉持前輩。『喂澤村!你可不要讓御幸那小子看見手啊!他不知道你今天沒上班,大概不用多久就到你家去了!』無比熟悉的口吻讓澤村笑了出來。就連關心的短訊也是這種好像隨時會出現在眼前賞自己一招關節技似的,真不愧是倉持前輩啊。

他一點也不意外倉持會傳來這種訊息,畢竟在高中時期最照顧澤村除了御幸之外就是倉持了。就連澤村工作地點的緊急連絡人不是御幸而是倉持呢。所以當澤村受傷時是倉持帶他回去擦藥,並強迫他必須休息到傷好才能繼續工作。

倉持就像哥哥一樣,澤村消化著短訊的同時看了下日期。呆滯幾秒之後慌張的站了起來拎起背包用最快的速度衝出大門。完全無視這裡是圖書館應該輕聲細語禁止奔跑的規定。

澤村完全忘記每個星期的今天他不會排班因為御幸會來過夜。




02.

自從上了大學、與御幸分居之後澤村就很少出門運動。當然御幸在澤村家過夜時澤村也還是會纏著御幸幫他接球,而鍛鍊身體一類的事則是完全沒有。

澤村一踏出圖書館大門就全力奔向自己的住處。許久沒鍛鍊身體的後果就是在這種艷陽高照的時刻跑不到幾百公尺就已經汗流浹背,體力透支。

明明平常只需要十幾分鐘就能到達的公寓,澤村卻感覺好像用了將近半小時的時間。他匆忙的拿出鑰匙打開門,四處張望似乎在找些什麼。脫了鞋子衝進客廳,一看見沒人進入過的痕跡之後終於放下心來。

「奇怪、放在桌上的東西呢?」澤村丟下背包,在桌上胡亂的翻著想要找出某些物品。

「澤村榮純。」一道無比熟悉的嗓音、從高一開始就一直聽到現在說不定以後也會繼續聽著的嗓音從自己寢室傳出。澤村停下動作向發聲的方向轉頭,一位此時應該不會在這裡的男子出現在眼前。戴著黑框眼鏡、掛著依然欠揍的微笑,但此時又多了些怒氣。他揚了揚手上的OK蹦及藥品。「或許你該解釋一下這兩樣東西為什麼會出現在桌上。」

「......御幸前輩你怎麼會在這裡你的鞋子呢還有你是怎麼進來的。」澤村起身並有意無意的朝著客廳門口後退,剛剛進來的時候明明就沒有看見御幸的鞋子為什麼他會在這裡?

御幸扔掉手中的東西迅速的走向澤村在他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用力抓住他的右手。澤村吃痛的叫了一聲,偏過頭去不敢看御幸。因為昨天受傷的事他並沒有跟御幸說。

「澤村榮純。」御幸又喊了一聲,見眼前的人沒有反應,他放開澤村的手。沒有多說什麼就直接往大門走去。

澤村根本沒有遇過這種事,以往不管發生什麼事御幸總是不會生氣。不如說每次生氣的都是澤村自己。

但御幸這次是真的生氣了。他氣澤村為什麼發生這種事沒跟他說,氣澤村不把自己的手當一回事。澤村還知不知道他是投手?他更氣自己為什麼當初要答應澤村讓他一個人住,為什麼讓他去打工,為什麼澤村受傷卻不跟自己講?

「御幸!」在御幸打開住處門的前一刻澤村終於壓下心底的恐懼伸出手抱住他。「對不起......」澤村見御幸沒有動作,索性直接將頭靠在御幸的背上。

即使被大家說是笨蛋的澤村也感受到強烈的不安。他莫名的覺得御幸要丟下自己一個人了。

沉默浮現在兩人之間,靠近的能夠感受到對方體溫彼此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御幸、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澤村用著快要哭出來的聲音,緊抱住御幸,不斷著說著這三個字。「不要走......不要讓我一個人......」

御幸扳開澤村抱在自己身體上的手,卻不小心用力過猛讓澤村跌坐在地。澤村愣了一下瞬間放聲大哭了起來。「御幸......不要走......」

澤村的聲音像是尖銳的刀片一樣不停的刺在御幸身上,明明只是想要轉身抱住澤村卻讓他誤會了。御幸蹲下身子,用著比剛剛抱住自己還要更強烈的力道回抱住澤村。懷裡的身軀不斷抽動著,哽咽的聲音也不斷的從懷裡傳出。「澤村,該說對不起的是我。對不起我沒有聽你解釋、對不起我讓你感到不安、對不起我差點讓你一個人、對不起我不會丟下你。」

澤村將臉埋進御幸的胸膛,好像溫暖可以從他身上傳遞過來似的。「因為...御幸一直都在忙球賽的事......所以...不要讓你知道就可以讓你少擔心一件事......」

御幸揉了揉澤村的頭髮。將他抱到客廳的沙發上,自己坐著好讓他可以將頭靠在自己腳上。「澤村,跟我說好嗎?為什麼你會受傷。」

「因為...我昨天不小心弄倒廚房的熱鍋......它就直接打在我的右手上。」澤村伸出手拉住御幸的衣服在臉上抹了抹。「對不起,御幸。我的手受傷了。我知道身為投手,手是最重要的部位,對不起。」

「嘛、可是我不想原諒你呢。」御幸的語調又變回以往的輕挑。這讓澤村知道他又變回自己熟悉的那個御幸了。「如果澤村同學今天晚上可以讓我滿足的話或許我可以考慮看看。」他湊近澤村的耳朵,輕聲說著。

「我今天有記得帶套子喔。」



強制End.

-------------------------------


對不起我這一篇寫的好詭異www

我覺得燙傷完全不是重點,最後一句才是。

還不小心虐了澤村對不起榮純小天使!!

评论(2)
热度(68)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