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寫原創。
然後下次大概會開始嘗試寫同人www
主食
鑽a:御澤、哲純、樹鳴www
ul:閃閃
會寫的大概是鑽a同人

【御澤】 不停躲著的那個笨蛋投手 01

*OOC可能有注意

*御幸高三+澤村高二場合

*光舟五號室注意

*OK?GO↓

-------------------------------


01.

臺上源源不絕的講課聲總能讓下方的學生倒頭大睡,尤其是對於放學後還必須進行部活的棒球部部員來說。

座位上的御幸一也抬頭看了附近的惡友,似乎一點也不意外他沉浸在睡夢中。轉過頭不去理會臺上講得口沫橫飛的教師,吸引御幸注意力的是在操場上綻放燦爛笑容的男孩。

那個小他一屆,總是嚷嚷著要自己接他球的澤村榮純。有多久沒有看見呢?那個對御幸來說實在是太過燦爛的笑容。

敏銳的注意到視線朝後望了過去卻不小心跟御幸對上眼,澤村立刻偏過頭假裝望著天空發呆。

「為什麼不看我啊你個笨蛋。」御幸小聲的咕噥著,同時訝異自己竟然會有這種想法。從什麼時候開始的?澤村開始躲著自己,漸漸不找自己幫他接球,稱呼從御幸變成御幸前輩,練習時的搭檔也從自己變成和他同寢室的那個捕手後輩。

御幸也不是沒有直接到澤村面前跟他說可以接他球之類的話,不過得到的卻是不用麻煩了謝謝御幸前輩的這種回答。

少了澤村吵吵鬧鬧的生活御幸還真不能習慣,雖然生活變安靜了但就是有種說不出來的不安。

好像澤村隨時都會離開自己的世界似的。

並不是說御幸一定要有澤村在身邊才可以,只是對於那位一年級的捕手可以輕易接近澤村感到有些不是滋味。

「你是不是在躲我啊?笨蛋澤村......」依然盯著操場上的二年級投手不放,御幸不自主的吐出心裡想的話。

完全沒有聽見象徵下課的鐘聲響起。御幸自然也不會注意到倉持洋一已經清醒過來正站在他面前。

「說什麼啊你這四眼。」跟著眼前的捕手倉持也將視線移向外頭,很明顯可以看見御幸正盯著的後輩。隨即向是想起什麼似的,不經意的說出早上澤村跟他說的事情。「澤村說你交了女朋友?」

到底是誰散播出這種謠言?御幸聽見這話不禁笑了出來。「怎麼可能,就算有很多女生向我告白我還不是都沒有接受?」將頭轉了回來御幸掛著跟以往一樣輕挑的笑看著自己的副隊長。「而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

在心裡向澤村道了個毫無誠意的歉,倉持硬是打斷了御幸要繼續說下去的話。「那小子很在意這件事喔。他可是用著快要哭出來的聲音說的呢......喂御幸你要去哪!」還沒說完,倉持就發現眼前的隊長早已不在位置上。

盡是些讓人操煩的傢伙,那兩個都是。倉持嘆了口氣慢慢回到自己座位繼續為放學後的部活儲存體力。



02.

下課時的教室總是充斥著吵雜聲。像是為了要將上課時間所累積的沉悶全部是放出來似的,每個人都竭盡所能的放鬆著。

御幸一也正站在二年C組的教室外,猶豫著要不要將澤村叫出來。他不知道要說些什麼,太久沒有跟他說過話。

「御幸前輩?」隨著教室的門被拉開,那個被稱為澤村保母的金丸信二探出頭以不確定的語氣叫了站在窗邊的隊長,畢竟這種時段三年級會待在這實在是太不尋常。

御幸轉頭讓金丸確定自己的猜測,隨後在御幸還沒來的及反應之前朝著裡頭大喊。「澤村!御幸前輩在外面找你!」

澤村呆望著窗外的御幸,表情和眼神都傳遞出『你為什麼會在這裡』的訊息。他踏出腳步,慢得好像腳被綁上鉛塊般沉重。澤村再怎麼遲鈍也知道御幸總有一天會出現在自己面前,自己要怎麼躲都躲不掉。只是沒有想到竟然會那麼的快。

快得讓澤村還沒來的及做好準備。澤村緩慢的走到御幸面前低著頭。「御幸前輩。」

御幸差點就將他擁入懷中,但長期下來想要捉弄澤村的習性又跑了出來。「呦。」御幸靠著窗,勉強露出以往捉弄他會露出的壞笑。「想要我接你的球嗎?」不是這個。御幸暗罵了自己一聲。什麼都沒有想只是聽見倉持說那些話就克制不住往這邊衝來。御幸難得的做出了錯誤的決定。御幸對於自己的想法不禁感到有些好笑。果然跟笨蛋投手相處久了也會變笨蛋啊。

澤村不知道該如何面對這個大他一屆的捕手前輩,明明以前都可以對著他大吼御幸一也你這個混帳。現在看見他卻有種說不出口的痛苦感從心底湧上。「謝謝御幸前輩。但是我找光舟就行了。」語氣中少了以往的活力,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無力感。「御幸前輩......交女朋友了吧?」

額頭上的瀏海遮住澤村的表情,御幸還沒來得及回答他又繼續說了下去。

澤村朝他露出了個受傷、像是硬擠出來的笑容。「所以...不要再來找我比較好吧?」笑聲跟著眼淚跑了出來。「哈哈、講得好像自己會跟御幸前輩交往一樣呢。再見囉。」語畢,澤村迅速轉過身走回教室門口。

「喂!」御幸用力抓住澤村的手。他不知道這件事情到底是如何傳到澤村耳裡,但御幸忍受不了澤村竟然露出了那種表情。令人火大、明明什麼都不知道還裝作一副很了解的樣子。「澤村我沒有......」

突然一隻手從中間竄出並拉住澤村。「御幸前輩、你弄痛他了。」順勢將澤村拉到身後護著,光舟奧村出現在御幸面前,直對上他的眼眸。「榮純前輩,很痛嗎?」面對著隊長卻沒有絲毫應該退讓的心情,光舟正打算要說些什麼的時候看見澤村對他搖了搖頭。

「對不起、御幸前輩。我先離開了。」澤村用著滿是淚水的臉龐看了御幸一眼,果斷的轉過身拉著光舟離開。

留下御幸一人。



03.

御幸沒有回到教室,他踩著沉重的步伐往練習場走去,現在這個時段想必是不會有人。御幸一個人沿著跑道開始跑了起來。

幹什麼啊......御幸第一次覺得澤村離他那麼遠。以往就算什麼都不做澤村自然會跑到自己身邊來纏著他。但這次不一樣,這次澤村選擇跳出御幸的世界。

不停地跑著,身上的制服早就被汗水浸溼。御幸腦中全都是剛剛澤村受傷的表情和當澤村看見光舟時,放鬆下來的表情。

榮純前輩啊,那個捕手。原來他們已經熟識到可以互相叫名字的程度了嗎?哈哈,果然比起只會一直欺負他的自己,澤村更喜歡那個不會拒絕他的那個一年級吧?

這根本是吃醋的表現了啊,御幸突然意識到自己的想法。喜歡他之類的想法、想要跟澤村交往之類的想法。

「不行啊......澤村根本就討厭我。」不知道究竟跑了多久、多長。御幸在部活即將開始前的半小時才停了下來。他找了小禮並告訴他自己今天想要請假,沒有多解釋些什麼御幸逕自回到了寢室。

既然澤村那麼相信那個謠言,那麼只要讓它成真就行了吧?只要把那份喜歡澤村的心情藏起來,擺出一副幸福的樣子。沒有了自己的生活,澤村想必是會過得更加開心許多吧?

哈哈、眼淚怎麼流了下來呢。就說跟笨蛋相處久了也會變笨蛋。明明就沒發生什麼應該要哭的事情啊。御幸躺在床上掏出手機,按出簡訊的頁面。

『倉持,你可以幫我一件事嗎?』想的很簡單、實際要做的時候卻感到困難許多,尤其是當拜託的人是倉持的時候。那個像是澤村大哥的人。

『幹嘛?』沒有多久訊息就傳了回來,看樣子是看見澤村了吧。

『跟澤村說我交了女朋友。』御幸深吸了一口氣,緊抓住自己心口的那塊衣料,好像這樣痛苦會少一點似的。『如果跟他說我去約會就更好了。謝謝。』

『你這混帳。明明就喜歡他為什麼還要搞得那麼複雜?』

是啊,明明就一起經歷過了那麼多事。卻一直少了那個坦誠的勇氣。

御幸一也你真是個膽小鬼,連喜歡這種事都說不出口,還讓喜歡的人跟別人好上了。

『話先說在前面。如果澤村聽見之後,很難受的話我會找時間告訴他實話。』還沒想好要回覆的內容,倉持又緊接著傳了過來。

是啊,如果澤村會難受就好了。這樣是不是代表御幸也還是有點機會?拜託了、倉持。告訴他好嗎?


TBC.

-------------------------------

寫完之後才發現自己文風怎麼一直沒有確定下來 (躺

對不起這次好像兩個人都虐到了www

放心是HE一定wwww

光舟就對不起啦 (喂

评论(7)
热度(44)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