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寫原創。
然後下次大概會開始嘗試寫同人www
主食
鑽a:御澤、哲純、樹鳴www
ul:閃閃
會寫的大概是鑽a同人

【御澤】 不停躲著的那個笨蛋投手 02 (完)

*OOC可能有注意

*御幸高三+澤村高二場合

*光舟五號室注意

*OK?GO↓

-------------------------------

04.

接到倉持的消息已經是接近結束練習的時刻,自從那天起御幸一連幾天完全翹掉練習。

反正澤村也不需要自己幫他接球。御幸是用著這樣的理由說服自己不去練習場的。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倉持沒有對御幸的行為感到憤怒,就御幸知道的情形來看,倉持似乎是把自己翹掉練習的行為向隊員們解釋成是去約會了。尤其是澤村那傢伙。

當然多多少少也還是會在青心寮遇見澤村,但那小子每次都只是走過去低聲叫著御幸前輩罷了。真是令人莫名的火大。

『澤村那小子似乎一結束練習就朝著你的寢室衝過去,他知道了、那件事。』他頂著一頭尚未吹乾的頭髮往自己的寢室前進,途中口袋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倉持還真了解澤村的行蹤啊,不愧是哥哥呢。御幸看著這封短訊笑了出來。

「御幸前輩。」一道聲音從後面叫住了他,御幸聽見聲音的同時臉上的笑容也消失無蹤,他向後轉盯著那位膽子和笨蛋投手沒兩樣或許還更上一層的光舟。

「我就直說了。」光舟毫無膽怯的回望,偶爾從額頭上流下的汗珠證明他剛結束練習沒多久。「榮純前輩很喜歡你,你應該知道的吧?我是希望你真的交個女朋友然後放棄他。」他回想起這幾天的澤村,該專心的時候失神。雖然也還是纏著自己幫他接球,但奇怪的就是投不進好球帶。就連球數還沒達到一開始協議好的量。澤村就草草的說聲這樣就好了,把練習用的手套丟著拉著自己回到寢室。

最後連身為後輩的自己都看不下去。找了倉持前輩求救。「我也是有很多機會能夠稱虛而入的,畢竟榮純前輩他是那麼的單純。」他難得的笑了出來,或許這是御幸第一次看見眼前的後輩笑。「他可是一直都在想著御幸前輩你呢。至少這幾天以來都是。」

御幸聽完之後不由得愣了一下子,他沒想到眼前這個可以稱之為情敵的後輩竟然會主動跟自己說這些話。

光舟沒有等他回答。「去找榮純前輩吧。如果御幸前輩你讓他傷心了我可是會搶回來的。而且說不定倉持前輩還會痛毆你一頓呢。」

御幸苦笑了下,這兩個人說不定還真的會做出這種事啊。澤村就像被他們兩個呵護在掌心裡面的小孩。自己可得當心點了。

「倉持前輩還要我跟你說。」光舟轉向五號寢的方向,丟下一句話。「榮純前輩今天可以不用回寢室睡覺。」

05.

喀。御幸輕推開自己寢室的門。沒意外的話裡面應該會有個笨蛋才對。

細微的亮光從門縫照近陰暗的房間,御幸摸著牆按開了燈。果不其然他看見澤村正霸佔著自己的床。他的身體被自己的棉被蓋住、臉面向牆壁御幸看不見他的臉。

「御幸一也你這個混帳。」站在門邊御幸突然聽見自己名字從澤村的方向傳來,輕輕的沒有攜帶任何熟悉的怒意。看樣子是說夢話呢、這小子。「明明就沒有女朋友為什麼要騙我啊......」

他走到床邊傾身瞧了澤村一眼,霸佔著自己的床還睡著了啊。仔細盯著,御幸敏銳的注意到澤村的臉頰有些淚痕。「怎麼睡著了啊,笨蛋澤村。」御幸用著佈滿粗繭的手撫上澤村的臉龐替他抹去淚痕。

「你知道我本來都已經打算要放棄了的嗎......」說著說著澤村莫名其妙開始哭了起來,御幸一直都搞不清楚為什麼他那麼愛哭。有些熱意的淚珠從澤村閉著的眼睛流上御幸抵在澤村臉頰上的手指,接住這些眼淚御幸心底猛然一緊。「為什麼現在才要告訴我那些都是騙人的?你這個騙子......我真的都相信了啊......」

御幸用力將澤村拉起,比自己小上一號的澤村御幸總是可以輕易的將他擁進懷裡。「澤村。」低聲叫著懷裡的後輩,剛剛明明蓋著棉被的他的體溫卻低得嚇人。

澤村頓時清醒過來,身體抽動了一下。十分清楚自己所在的地方,澤村立刻想要推開身前的捕手、他喜歡卻不敢說出口的前輩。「御、御幸前輩......」澤村不停的掙扎著希望御幸能夠鬆開手,一切都進展太快讓澤村來不及反應。他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睡著、也不知道為什麼一清醒御幸就在眼前。

澤村還沒做好心理準備,只是聽見倉持前輩說出御幸根本沒有女朋友這句之後就立刻衝了過來。「請......放開我......」

騰出一隻手御幸扣住了澤村的後腦按向自己的肩窩,立刻讓他停止了掙扎的動作。「什麼時候變得那麼有禮貌了、你。」御幸揉了揉他過於柔軟的頭髮。「我不要像你這樣的澤村。」他緩緩的說著,接著發出了澤村熟悉的那個壞笑。「我喜歡的是那個總是對我大呼小叫,一直嚷嚷著要我接球的那個澤村榮純。」

這樣算是告白了嗎?還沒、還有一句話沒有說。「我不要你這個有禮貌叫著御幸前輩的澤村。」

不是、不是這個。「澤村、我喜歡你。跟我交往吧。」

澤村的身體還是不能停止抽動,眼淚再也止不住。浸濕了御幸的衣服。「御幸......我......」

「你也很喜歡我,好了就這樣決定了。澤村你要跟我交往。」哈哈低聲笑著,靠著澤村的臉頰御幸能感覺到他的體溫直線上升。

「呣......御幸......」冷不防的被御幸推倒在床,居高臨下的他正掛著自己熟悉的笑。酥麻的感覺從下半身傳上,澤村不由得捏緊了床單。「不要摸......」

「吶、澤村。我可是忍了很久了呢。」御幸在澤村身旁的空位躺下,一隻手摸向澤村的下體另一隻慢慢解開他尚未換下隊服的鈕扣。「你知道我一直在想著你全身脫光的樣子嗎?」盯著澤村脹紅的臉龐御幸只感覺到心底不停湧上熱意,這就叫慾火焚身吧?

「御幸......我還沒洗澡......」全身被喜歡的人操弄著感覺還真是奇怪,澤村竟然沒有任何的排斥感。因為是御幸嗎?「而且倉持前輩跟光舟還在寢室等我......」

「倉持說你可以不要回寢室。」御幸解開澤村的褲頭,腫脹的物體正朝向自己挺立著。

「你是我的。不管現在還是以後。澤村榮純。」

End.
 -------------------------------

不行我覺得我越寫越肉wwwwwwwwww

我一開始不寫肉的初衷呢 (早就沒了

總之就是這樣謝謝你們的觀看!

评论(7)
热度(30)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