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寫原創。
然後下次大概會開始嘗試寫同人www
主食
鑽a:御澤、哲純、樹鳴www
ul:閃閃
會寫的大概是鑽a同人

【御澤】 不停躲著的那個笨蛋投手 (番外)

*OOC可能有注意

*大家好像想看肉我已經盡量滿足你們惹注意 (喂

*御幸高三+澤村高二場合

*光舟五號室注意

*OK?GO↓

-------------------------------

06.

澤村榮純喜歡御幸一也。這是澤村某天晚上躺在床上翻來覆去許久所得出的答案。

對澤村來說喜歡上任何一個人都不是件令他困擾的事情,但現在問題是他喜歡上的人竟然是那個御幸一也。那個戴著一副眼鏡總是掛著令人生氣的笑性格又極度惡劣的御幸。

不知道喜歡究竟是什麼樣子的感覺,澤村果斷找了幾本少女漫畫來尋求解答。

──不可能的,澤村獨自一人待在寢室裡嘆了口氣。並不是沒有找到驗證自己是不是喜歡上御幸的辦法。

原因應該還是那個。澤村瞄了下半身的褲檔一眼,把自己摔上床試著用不太靈光的小腦袋瓜想像要是真的告白成功之後的未來。

果然是那個吧。美其名是發洩精力實際上卻是做只有大人們才能做的事情。

一想到以後做那檔事的對象可能是御幸,澤村不禁感到全身惡寒。

算了怎樣都好。總之先來確認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歡御幸那個人好了。

具體來說好像是想像御幸在自己面前,旁邊搭了個異性還一臉開心的樣子吧......?

......好痛。澤村突然捏住自己心口,明明只是想像而已為什麼會痛啊?澤村抹掉不知何時流出的眼淚,他現在滿腦子全都是御幸一也。

「我喜歡你啦,御幸......所以跟我交往吧。」澤村將臉埋進枕頭,小聲的說給自己聽。

喜歡御幸一也,這是個不爭的事實。

07.

課堂上老師講課、學生振筆疾書的動作應該是再平常不過的情景。但它很顯然並不適用於澤村榮純。

教師們對於澤村上課睡覺早已習慣,或許該說他們都默許這個本來就不應該做出的行為。畢竟就算硬是叫醒澤村,他也有那個能力能夠在幾分鐘之內重返夢鄉。

凡事都有例外,唯二能在上課中成功阻止澤村睡覺的人。一是棒球部總教練,二則是棒球部副部長。

前者澤村說什麼也絕對是不敢的,而後者......當澤村第一堂課就被高島禮以自家爺爺傳授的技巧賞了個巴掌之後也同前者。

從抽屜傳出細微的振動聲吸引了今天怎麼樣也睡不著的澤村的注意力。

手機屏幕上的通訊軟體顯示出『五號室』的群組。澤村看見訊息後不由得愣一下。『喂蠢村!早上你說的那件事是真的!御幸那混帳果真交了個女朋友。』盯著文字澤村低聲笑了出來。哈哈那謠言果然是真的,那個關於自己喜歡上的人早已有女朋友的傳言。

畢竟那張臉還是長得帥的嘛,有女生向他告白也不是什麼需要訝異的事。

雖然這傳言也是澤村前幾天跟著金丸信二穿過三年級教室不經意所聽見的。但關於御幸的私生活澤村不可能了解,他們兩人之間只存在著投捕搭檔以及前後輩的關係罷了。他一直沒有足夠的信心向御幸表白,再加上自從聽見那謠言的那天起就有意無意的躲著御幸。

所以,御幸身旁的那個位置被別人搶先一步佔據了也是自己活該吧。──晚了一步。哈哈,果然想要跟他成為戀人什麼的還是件太過美好的夢想。

澤村將頭輕靠上桌緣,剛剛為甚麼不說啊......?明明御幸都已經站在自己面前了啊.....他忍住快要從眼角流出的淚,瞄見手機又再度亮了起來。依然是那個群組,不過傳的人從倉持變成了光舟。

『榮純前輩,以後就讓我來接你的球。』

08.

從其中一方的手套所投出球讓距離18.44公尺的另一方接住,所謂的投捕關係就是從這兩個動作產生出來。

已經好幾天,御幸完全沒到球場練習。就澤村從倉持那邊聽來的理由,似乎是約會去了。

澤村盯著手套,轉頭看了不遠處的捕手。並不是御幸而是光舟。他愣了一下回神。對喔、上次拒絕了御幸提出的要求。而且他現在肯定正幸福的在約會著吧。

「榮純前輩。」見眼前的投手沒有繼續做出投球的動作,光舟一眼就看出他可能又在想那個沒來的捕手吧?自己替代掉的那位前輩。

冷不防的他突然感受到一股溫度自前方傳遞過來。「光舟,讓我抱一下......拜託。」澤村抱緊了眼前的後輩,他十分清楚光舟對自己也是抱持著不一般的想法。澤村並不是沒有想過要確切的接收來自光舟的感情,但該死的每次只要這個想法出現,腦中就該死的就會浮出御幸一也那個欠揍的笑。「光舟......對不起。」

「走吧。」光舟貪心的想要將時間停留在這一刻。但他只是回抱了澤村,接著拉住他的手將他拉離練習場。「去找倉持前輩。」如果說光舟沒有任何一秒想要侵占澤村的想法的話絕對是騙人的。朝著前方邁進光舟沒有轉頭看向澤村。「榮純前輩,如果御幸前輩不要你了。還有我和倉持前輩。所以不用擔心。」

09.

如果問倉持, 澤村是怎麼樣的一個人。或許答案會是由『笨蛋,只會讓人擔心的笨蛋、像弟弟般的笨蛋。』所組成的吧。

「所以,你想要知道了嗎?」倉持目不轉睛的盯著電視螢幕,絲毫不意外同寢室的兩位後輩今天竟然會提早結束接投球的練習。倒不如說倉持一直在等待這一天的到來。「關於御幸一也。」

沒有動作沒有回答,澤村靜靜的坐在倉持身後聽著。光舟拉他回寢室之後就跑了出去。「倉持前輩......」澤村將下巴輕靠在倉持肩上,眼前的大哥嘆了口氣放下手把。「御幸他......」

「他騙你的。」倉持強硬地的打斷了他,看見自己如同弟弟般的後輩難過倉持說不生氣都是假的。「他交了女朋友是假的,什麼跟女朋友去約會都是假的。蠢村。」他轉過頭捏了捏澤村快要哭出來的臉。「御幸那小子也喜歡你。」

他拉起澤村將他推出門外。「去找他吧。如果那混帳讓你傷心的話,我會痛揍他一頓。」關起門,澤村隱約聽見門被鎖起來的聲音。「今天可以不用回來睡覺。」

10.

夏天的晚上無一處不悶熱,樹上的蟬鳴也是令人心情浮躁。澤村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到了御幸的寢室外,深呼吸幾口氣之後敲門。

「喂御幸.....你在嗎?」沒人回應,澤村嘗試性的轉了下們把,發現沒鎖後走了進去。陰暗的寢室讓澤村看不見任何東西他卻也不想開燈,找到了屬於御幸一也的床鋪躺了上去。

澤村原以為他們不會再有交集,就這麼保持距離直到御幸畢業那天。

令人不安。

御幸的味道充斥在鼻中,從被倉持推出來之後一直緊繃著的神經在發現寢室沒有任何人的同時就開始放鬆,或許又在躺上他的床的同時就完全鬆懈下來了吧。

為什麼要騙人啊......御幸一也你果然是個混帳沒錯。

澤村眼皮突然沉重了起來,不知為何睡意突然湧上。

御幸還沒回來......閉起眼睛之前澤村腦中只浮現這個想法。

11.

「御幸一也你這個渾帳!」澤村輕喘著氣,臉紅著瞪向開始在他身上來回撫摸的御幸一也。

「澤村,你知道嗎。」御幸用力扣住身下後輩的雙手,換上他太過熟悉的笑容。「看不見你的每一天都讓我難耐。」御幸靠近他的耳邊。「我可是想著你在發洩呢。澤村同學。」

被壓在床上的澤村的體溫迅速上升,他想掙脫被緊抓住的手。「放開......御幸......唔。」小聲咕噥著卻在張嘴的同時被對方的嘴給堵住,澤村可以感受到眼前的捕手正慢慢解開自己尚未換下的隊服鈕扣,糟糕今天沒穿緊身衣......

御幸脫下投手衣物的同時放開了嘴,脹紅的臉頰配上褪下至一半的衣物的身體都令御幸更加的興奮。「澤村,我知道你也想要。對吧。」不等待回答御幸逕自向澤村褲頭摸去。「你看你的下面早就......」

「御幸一也你給我閉嘴!」對於言語的挑逗完全沒有抵抗力,澤村大吼藉此掩蓋掉御幸接下去的話語。好不容易讓他鬆手卻又在想要推開他之前被抓住。「不要掏出......」

御幸拉住澤村的手往自己的下體摸去,潮濕的感覺讓澤村忍不住縮緊手指。「澤村同學之前一直躲著我還真是令我難過啊。所以現在我想要點安慰也沒有問題吧?我的內褲可是已經濕成一片了喔。」

看著捕手一臉得逞似的表情澤村真想一拳揮上去,但他其中一隻手被半強迫的伸進御幸褲頭,另一隻雖然早已被放開。無奈的是力氣早在御幸對自己上下其手時被耗光。「御幸......我跟你說喔。」

我很喜歡你。

說出口的同時露出燦爛的笑容,在抓住御幸呆愣幾秒的時機澤村用盡剩下的力氣撐起身抱住他。

推倒投手御幸跟著躺了下去,望著澤村的同時御幸也沒有放棄繼續套弄他下體的動作。「放心吧我今天不會用後面的。」

「你要是動我屁股的話我就跟倉持前輩說。」臉自始至終都紅著,澤村偏過頭去手卻主動握住了御幸膨脹著的下體。「做完之後你一定要接我的球。」

「哎呀澤村同學怎麼現在才主動呢。」勾起笑容御幸伸出手將澤村的臉扳回原位,主動吻了上去。

「那就得看我親愛的男朋友能滿足我到什麼程度囉。」

End.

------------------------------

拜託不要告訴我我的肉不夠多wwwwwww

請讓我慢慢找出寫肉的訣竅 (喂

希望不要被遮蔽 (應該不會

评论(1)
热度(41)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