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寫原創。
然後下次大概會開始嘗試寫同人www
主食
鑽a:御澤、哲純、樹鳴www
ul:閃閃
會寫的大概是鑽a同人

【御澤】上課可不能睡覺喔?

*OOC可能有注意

*御幸高二+澤村高一場合

*兩人已交往注意

*很想虐御幸可是我想讓澤村幸福注意

*金丸助攻 (大概吧

*OK?GO↓

-------------------------------


01.

對於澤村榮純來說,或許在上課時間睡覺是件和吃飯洗澡同為重要的事情也說不定。絲毫沒有上課時間應該尊重老師不應該做出違規行為一類的想法,依舊在晨練完後的第一節課立馬倒在桌上陷入睡夢中。

就與澤村同班的金丸信二來說,他的這種行為只不過是在為自己找麻煩罷了。『呦、金丸。澤村上課要是在睡覺,拍張相給我吧。』前幾天練習結束,顯然也曉得澤村上課究竟做了哪些蠢事的御幸一也攔住盥洗完畢的金丸。掛著一抹詭異的笑對他說出了這種話。

金丸一點也不想知道拍照傳給御幸後澤村會有什麼下場。但對於隊上的前輩,金丸說什麼也都是不敢違背的。拿出筆蓋用力戳了戳前方笨蛋的背,沒有反應。他不死心又多戳了幾下,最後只得到了金丸你不要吵之類的含糊回答。

額頭上微微冒出青筋,金丸隨手找了張紙條。『澤村你這傢伙就繼續睡啊!』重重的寫下幾個字之後無視於台上老師投來的目光金丸用力的甩向前方澤村的腦袋。

沒反應,睡死了吧。

「那就不要怪我了啊......你這笨蛋。」從抽屜中摸出手機,金丸將澤村那流滿口水的臉及佈滿水痕的桌面狠狠的記錄了下來。

『拜託了,御幸前輩。』迅速的在手機上點了幾下,智慧型手機就是有這種用處。金丸感嘆了下現代人的科技真是越來越進步,不過幾秒對方就回傳回來。

『謝啦,金丸。放學跟澤村說在教室等我。』

/

02.

沒有感覺到任何的不對勁,比如說金丸今天怎麼突然沒叫我起床之類的想法。澤村一路安穩的從第一節課睡到了最後一節課。就連放了都是金丸用書本狠狠的砸他一下後才清醒過來。

「蠢村。」不知何時進來,御幸一臉掛著澤村熟悉的笑坐在他面前。

澤村抬頭看了下時鐘,糟糕都這個時間。他將散在桌面上的文具書本一次掃進書包,反正回寢室也沒在讀書所以隨便帶些東西回去就好。澤村每天都是抱持著這種想法上放學。「御幸一也你快點要遲到了!」

伸出手拉過眼前捕手的手臂,澤村抓著他就想往門外衝去。「蠢村,停下來。」

跟著站起身但沒有像澤村一樣著急,御幸用力將他揣進懷裡。「今天不用去練習,御幸前輩我說的。」在他耳邊輕吐了句話,滿意的看見懷裡澤村臉頰迅速紅了起來。

「幹什麼啊御幸!」偏過頭不直視摟住自己的御幸,澤村知道自己的臉一定紅的跟什麼一樣。自從開始交往後御幸的行為越來越超過,每次只要御幸稍微捉弄下澤村,他就會開始害羞了起來。

御幸當然樂此不疲。

而實際上卻是御幸早上在收到金丸傳來的訊息。亮出了手機給澤村同寢室另外又掛名澤村大哥的倉持洋一欣賞澤村蠢斃了的睡姿。『今天我跟澤村就破例不去練習了。幫我們請假啊倉持。我回頭好好教導一下你弟弟。』

『不要太激烈了你這四眼。』說出這句話的同時就將自己是同弟弟般疼愛的澤村推入火坑,倉持難得沒有對御幸所說出的話感到不悅。

要知道倉持在曉得御幸和澤村開始交往,氣得差點讓澤村罰站在寢室外面一整晚。最後還是靠著增子前輩在倉持熟睡後偷偷的將門打開好讓外面的後輩進去休息。

為什麼會知道這件事,當然只是因為倉持裝睡。

早就習慣御幸突如其來的偷襲,澤村也曉得在那種時候掙扎多半是毫無助益的事情。索性澤村直接放鬆窩進捕手懷裡。「為什麼不去練習!我還要御幸你幫我接球呢!」

沒有搭理澤村,御幸抱著他直接往門外走去。「聽說澤村同學今天已經睡了一整天啦。」他用空閒著的另一隻手推了推眼鏡。「所以有很充足的體力來滿足御幸前輩我了吧?」

/

03.

五號寢,他們兩個站在房門前面。抱著的人思考該如何處置懷裡的人,被抱著的人則是懊悔著為什麼沒有早點發現異狀,還是沒有發現原因完全是因為來自於上課做的蠢事。

澤村終於知道為什麼今天沒有遭受金丸痛毆,完全都只是因為御幸一也!「御幸前輩......」

「現在才知道要叫前輩啊?」御幸轉開門把,按下電燈將懷裡的人扔上床。「太遲了喔,親愛的榮純。」毫不猶豫的將床上的人脫個精光,御幸手腳快速的爬上了床。

「御幸、等一下倉、倉持前輩進來了怎麼辦。」臉頰的溫度一直沒有降低,澤村任憑前方的御幸對自己上下其手。倒不如說如果在這個時刻掙扎只會讓御幸覺得更有情趣而已。

「沒關係我有記得鎖門。」



依然是強制End.


-------------------------------


話說我超過50粉了欸,現在開放前三名留言的同學點文 (欸

產出時間完全不一定

但是各位太太點文我一定會完成的!

讓我不要再想梗也是種好處 (喂

评论(10)
热度(49)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