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寫原創。
然後下次大概會開始嘗試寫同人www
主食
鑽a:御澤、哲純、樹鳴www
ul:閃閃
會寫的大概是鑽a同人

【御澤】和別人交往著的你、獨自一人的我。01

*OOC可能有注意

*御幸高三+澤村高二場合

*澤村、御幸、阿鳴、阿樹互相認識捏造注意

*澤村跟阿樹沒有交往、沒有交往、絕對沒有。只是因為劇情需要所以讓他們混在一起注意。

*CP有夠亂注意

*我一定寫不了長篇所以一定是中短篇注意

@不在一个次元 大大的點文注意wwww

*OK?GO↓

-------------------------------


01.


正午的烈日對於走在毫無遮蔽物的行人來說無疑是最為痛恨的一項事物。澤村榮純或許是少數對這種熱死人的天氣無感的人吧。

「好耶!今天是絕對不會下雨的大晴天!」澤村趁著不需進行部活的假日久違的約了別校的同輩一起出門閒晃,對方也毫無遲疑的答應了他。現在他正坐在車站內的椅子上等著對方出現。

「澤村!」不遠處傳來呼喚自己的聲音。澤村立刻從人群中找出那個不知不覺已經比自己高上兩公分的捕手。「好久不見!你還真早呢。」

澤村朝他笑了笑。「阿樹也是啊,應該從上次那場比賽之後就沒再見面了吧?」跟以往一樣。澤村熟練抓住多田野厚實的手,拉著他往車站外走去。


/


02.


澤村和多田野,是在不久前青道和稻實進行練習賽時認識。同樣和前輩組成投捕搭檔、同樣有著極度惡劣的前輩的兩人很快就熟識了起來。

一開始只是互相抱怨御幸前輩或是阿鳴前輩又對自己開了哪些玩笑。而在某次練習賽結束後澤村偶然向多田野要求進行投捕練習,次數多了,這件事情似乎就成了兩人在練習賽後或者不須練習的假期時的習慣。

澤村緊抓住身旁友人的手穿梭在人群中,許久沒見到面的結果就是突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阿樹!」他忽然停下腳步,不可避免的多田野使朝著自己輕輕撞了一下,澤村轉過身指著面前的店招牌。「吃這個好不好?」

認識一段時間,多田野早已習慣澤村的這種個性。在他突然停下腳步時多田野並沒有感到任何的錯愕,他知道能吸引澤村注意力的除了棒球或是少女漫畫之外就只剩下甜食了。「好啊。」面對澤村的要求多田野沒有什麼反對的理由,畢竟隊上有著比澤村還要麻煩上許多的前輩。

或許該說,多田野把澤村當成是自己的弟弟般照顧著。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澤村就常常在假期找上自己,甚至在練習結束之後要求自己接他幾顆球。

「對了。」多田野看著澤村努力吞下食物的模樣不禁想笑。「你知道御幸前輩跟阿鳴前輩開始交往了嗎?」

澤村停下進食的動作,錯愕的看著坐在對面的多田野。「阿樹?」他呆愣了幾秒鐘。「你說的是真的嗎?」

多田野顯然沒有想到澤村並不知情。畢竟身為御幸的搭檔,澤村應該會知道這類事情才對。「嗯。阿鳴前輩親自跟我說的。」

似乎是在幾個星期前吧。

也是最近才知道的。

說真的這也並不奇怪吧?阿鳴前輩跟御幸前輩可是在中學時期就認識了吧,進展到這樣子的關係也並不讓人意外不是嗎?

多田野並沒有注意澤村的不對勁,一口氣說完後多田野早一步發現澤村用手胡亂的抹掉了臉上的水。「澤村?怎麼了嗎?」

用了最快的速度處理完剩下的食物,澤村勉強擠出一絲微笑。「沒有什麼啦那是阿樹你看錯了。」

多田野沒有繼續追問下去,他輕輕的捏了澤村的臉頰。抓住他的手往店門口走去。「去練習場吧,最近都沒有接過你的球了吧?」


/


03.


傍晚,在車站前道別。澤村回到寢室,沒有理會倉持丟來一句澤村你小子今天是跑哪裡都不跟我聯絡。逕自爬上床用棉被將自己蓋住。

沒有回應,倉持放下手上進行到一半的遊戲搖桿。正打算要給後輩一記飛踢卻發現他遮住臉不被看見。「澤村你小子是怎麼回事。」

「沒有。」悶悶的嗓音從棉被裡傳出。倉持坐上床,稍微掀開了棉被,發現澤村臉頰有些淚痕。「哭什麼啊你這笨蛋。」

「倉持前輩......」

「御幸前輩......他談戀愛了吧?」

在澤村說出口,倉持才知道澤村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嗯啊。」否認也沒用,倉持很明白遲早會傳進澤村耳裡。

倒不如直接告訴他還來的快。「跟稻實的成宮鳴。那個投手。」

澤村沒有再說話,倉持只聽見從棉被裡傳出些微的吸鼻聲。

他知道,澤村喜歡御幸。而他並不知道,御幸究竟是不是也喜歡著澤村。



TBC.


-------------------------------



對不起我好像很久沒發文了wwww

下一篇可以讓我9月初再發嗎因為我根本就沒有手稿。

這篇是HE一定!

我的題目cp跟tag絕對沒有錯只是劇情還沒有到。

评论(9)
热度(47)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