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寫原創。
然後下次大概會開始嘗試寫同人www
主食
鑽a:御澤、哲純、樹鳴www
ul:閃閃
會寫的大概是鑽a同人

【御澤】和別人交往著的你、獨自一人的我。03

*OOC可能有注意

*御幸高三+澤村高二場合

*澤村、御幸、阿鳴、阿樹互相認識捏造注意

*CP有夠亂注意

*我一定寫不了長篇所以一定是中短篇注意

@不在一个次元 大大的點文注意wwww

*OK?GO↓

-------------------------------


06.


或許御幸對澤村是有過不一樣的情感,那是在當他們兩人還是投捕搭檔時候的事。現在澤村的搭檔不用說是光舟,而御幸的搭檔當然就是降谷了,或許連外校的成宮也能算數也說不定。

已經許久沒有接觸澤村了吧。御幸無視台上教師滔滔不絕的說著這些重點一定會考出來之類的無聊話語。他沒來由的想起一段時間之前當兩人還是作為搭檔時候的情況。

『御幸一也你要不要接我的球!』

『叫前輩啊你這蠢村。』

『那御幸前輩請接我的球!』

無論是平時部活結束後澤村傻呼呼的要求自己多接一點球,或是比賽時只看著自己的澤村。

都莫名的讓他感到懷念。


07.


那份感覺,是從什麼時候就消失不見?御幸焦躁的走在路上,到底是為什麼這種時候還會想起你?澤村。

他用力甩了甩頭,今天和阿鳴約好要陪他一起去買鞋子。可不能讓他看見這樣子的自己啊。

「一也!」熟悉的人伴著熟悉的嗓音突然出現在面前,成宮不知何時已經站在不遠處等著他。「你真慢!」

揉亂了成宮的頭髮。「走吧。」隨著聲音落下御幸自然地牽起身旁戀人的手。往人群中走去。

「一也,剛剛在想什麼?」成宮抬起頭盯著牽住自己手的御幸,比自己高上許多的成宮想要直視御幸的眼睛,掛在臉上的眼鏡卻阻擋住他的視線。

「沒什麼啊。」御幸不自覺的收緊了手。「只是在想該如何讓你感受到一也我的愛意罷了親愛的鳴。」

「是嗎。」沒有多做些什麼回應。從中學就認識御幸的他早就能輕易的從話中聽出御幸說的話是不是事實。騙人,一也。「走吧,今天就陪我買完鞋子就行了喔,一也。」沒有以往吵吵鬧鬧的要求御幸在逛完之後陪自己去吃點東西,成宮緊緊回握御幸一直沒有減輕力道的手。

也是,互相喜歡這件事情本來就可能會隨著時間慢慢被消磨殆盡。成宮在挑選鞋款的時候不停地想著。或許總有一天還是會跟他分手的吧。

既然如此,已經想著這件事情的自己是不是已經不喜歡他了?成宮在踏出店後停下了腳步。「一也。」

絲毫沒有感覺到不對勁。御幸轉頭看向成宮,臉上還是掛著一副熟悉的笑容。「什麼事?」

「你是不是已經,不喜歡我了?」成宮低著頭不敢注視御幸,他不知道眼前的人是什麼反應。「為什麼越來越少聯絡了?」

對戀人的耐心也是會越來越少的吧?成宮忍住快要竄出的眼淚。「你知道我是多麼期待嗎?你知道我對阿樹那傢伙不知何時也有了一開始對你的,不一樣的感覺了嗎?」

「鳴。」御幸頓時愣住,花了些時間消化眼前戀人說的所有話。「對不起。」他不知道該怎麼去解釋,更何況是已經開始交往許久的對象。「我只是......」

「一也,我們分手吧。」最後,御幸只聽見成宮說了這句話。成宮手上提著在幾分鐘之前還一起笑著購買的鞋子,狼狽的往車站方向奔去。

御幸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只好撥了通電話給多田野。響了幾次之後電話被接起。「多田野嗎?」

「我是。」御幸沒有聽漏,多田野的語氣中帶著些微的怒氣。

說到底造成這樣子的結果也都是自己活該,御幸突然不知道該如何面對電話那一方的人。「我......」

「御幸前輩終於和阿鳴前輩提分手了嗎?」多田野沒有給御幸回應的時間。「你知道阿鳴前輩今天是抱著多大的勇氣才敢跟你見面的嗎?」對面笑了出來,御幸不知道多田野也會有這種情緒。「如果已經分手了,請御幸前輩不要在跟阿鳴前輩有來往。他、我會搶走。」



08.


嗡嗡的聲音圍繞在耳邊,御幸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到寢室。路上遇到的隊友都用著一副像是撞到鬼一般的表情盯著他瞧。

沒有對那些人做出回應,他始終低著頭走著。好煩、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御幸抬起頭卻看見澤村正從自己寢室走出,偷偷摸摸的不知道在做些什麼。遭遇到的事情實在是太過煩躁,御幸沒有出聲叫住澤村。反是迅速躲起來不讓澤村發現。

喀,御幸打開了寢室的門。擺設一如往常並沒有被翻動過的痕跡。他環視了一圈發現了一張躺在桌上的白紙。

那上面顯眼的字跡,並不是自己的。

「所以,蠢村你就是來放這個嗎?」御幸輕嘆了下,抓起紙就往床上倒。「你這笨蛋,為什麼還要出現在我面前。」

確實,御幸回想起近期來並沒有像以前一樣頻繁地聯絡成宮。並不是覺得沒必要,只是因為突然被對澤村的感情擾亂,所以忘記了而已。「鳴。對不起。」

御幸深呼吸,像是要將稍早的煩躁感全數吐出一樣。他抬起手仔細端詳著澤村留下的短短幾行字跡。

『御幸前輩。

對不起,我好像是喜歡你的。

但是我已經沒辦法、繼續喜歡下去了。

我不在的未來、你也要幸福。

我果然還是追不上御幸前輩。

澤村。』

御幸不自覺用力捏了手中的紙,抓著就用力甩開門往門外衝去。

這是在說什麼話,澤村榮純!

目標是、五號寢。


TBC.


-------------------------------


好吧我要繼續虐御幸! (不是這樣

接下來大概就會讓御幸帥一下下 (吧。

阿鳴那邊沒有很會描述所以就草草帶過對不起各位太太!

评论(8)
热度(19)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