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寫原創。
然後下次大概會開始嘗試寫同人www
主食
鑽a:御澤、哲純、樹鳴www
ul:閃閃
會寫的大概是鑽a同人

【御澤】和別人交往著的你、獨自一人的我。04

*OOC可能有注意

*御幸高三+澤村高二場合

*澤村、御幸、阿鳴、阿樹互相認識捏造注意

*CP有夠亂注意

*我一定寫不了長篇所以一定是中短篇注意

@不在一个次元 大大的點文注意wwww

*OK?GO↓

-------------------------------


09.


撐著臉多田野百般無聊的抄寫著黑板上的字跡,邊想著今天部活時該做些什麼才好。

最近幾天阿鳴前輩的狀況實在很差,多田野分心地想著。他並不是沒有注意,畢竟成為投捕搭檔已經快要接近一年了,更何況兩人還被分配在同一間寢室,要不發現也是挺困難。

他承認,當自己聽見成宮親口說出正在和御幸交往時是有點不甘心。他是喜歡著那個任性的前輩。雖然對方常常惡劣的捉弄自己,但目光早就無法從他身上移開。

成宮每晚回寢室後,總是會一直盯著手機看,像是在等待些什麼。

像是在期待些什麼。

等待的太久之後,連原先在期待些什麼也會忘記的吧?多田野在部活時突然想到這句話。他沒骨氣的希望著那兩個人可以快些分手,希望著御幸不會搭理成宮。

「阿樹。」一道熟悉的嗓音伴隨著體溫竄進多田野的被窩。他感覺到成宮在不經自己允許的情況下鑽了進來甚至又抱緊了自己。「今天就讓隊上的王牌投手來陪你睡覺吧!你可要抱持著萬般感恩的心!」

明明就失望透頂,成宮總是不會表露出這些給多田野知曉。多田野多想知道眼前這個人的更多事,他沒辦法。

因為他早就已經是別人的了。

抱住自己的手輕輕地顫抖著,似乎是害怕著。多田野伸出手用力將眼前前輩的臉埋進自己的胸膛。「雖然還比不上御幸前輩。但是阿鳴前輩還有我。」

「阿樹......你說一也是不是不喜歡我了?」多田野愣了一下,他沒想到成宮竟然會親口對自己說出這句話。

是不是代表自己也開始有點機會了?能成為你旁邊的那個人。「阿鳴前輩......我不知道喔。」

多田野多想趁現在把對他的感情說出口。他不行,他不想趁人之危。「如果很不確定,那就去問問吧。」

「問他是不是還喜歡你。」


10.


御幸用力捏著手上的紙,不知為何看見澤村寫的句子竟然有些惱火。這樣子就隨隨便便放棄了......!

他用力轉開五號寢的門,看見的卻只有倉持一個人待在裡面玩著電玩。「倉持、澤村呢?」

對方沒有被御幸嚇著,反是鎮定的繼續手上未完的遊戲。「怎麼?現在來找那小子做什麼。」

御幸聽得出來,聽似冷靜的話裡卻有點怒意。很明顯地是朝著自己而來。「我只是看見這張紙想來找他問清楚罷了。」

倉持放下手上的遊戲手把,走到御幸面前。用力抓起他的衣領往牆壁上撞。「所以呢?知道了澤村的心意之後?」倉持不由得大吼了起來,看著眼前的捕手呆愣了一下,倉持放棄了想要給對方一拳的想法。「你也看見了那上面寫了些什麼吧?他要放棄了!放棄你這個渾帳捕手!」

雖然對方的反應讓自己愣了下,御幸還是立刻回過神。不小心笑了出來。「沒想到倉持你那麼愛護澤村呢,我還是第一次看見你那麼生氣。」擔心對方可能下一秒就往自己臉上揮拳,御幸伸出手拉住倉持。「不過我還不想放棄,我隱約感覺到澤村還是喜歡我的喔。」

倉持嘖了一聲,鬆開手讓御幸整理自己的儀容。「成宮?」靠在門邊倉持又丟出了個問題。

「我讓他跟多田野開始交往了,你說呢?」御幸露出笑容看著他。「那倉持前輩是不是可以跟我說澤村小弟在哪邊?」

「我才不要。自己去找吧。」說完這句,倉持發現御幸早就飛奔而出。看樣子他也知道自己不可能會說出口啊。

真不愧是跟自己相處三年的損友啊。

「澤村,接下來就看你的了。」他輕輕關起門,坐回地板繼續開始遊戲。「你會選誰呢?誰都沒關係。」

只要你開心就好。


11.


兩人併肩走在練習場上,澤村握緊了身旁後輩的手。「光舟,你覺得御幸前輩會怎麼做?」

澤村趁著御幸部活請假時將想了好幾天的東西偷偷地放進御幸的寢室。

接著立刻在部活結束後要求光舟陪自己練習投捕,澤村在投捕結束後又問光舟能不能陪自己走一下路,當然他是答應了。光舟總是不會拒絕澤村的要求。

「我的話當然是希望御幸前輩立刻放棄了。」他毫不避諱的說出自己的願望,知道澤村內心的感受。光舟並不覺得趁人之危有什麼不對。

有機會就得把握,更何況在這種只有一次機會的情況下。

「嗯。」澤村沒有多說什麼,他感覺的到光舟收緊了手,緊緊將自己的手掌包覆在他的。「光舟,我想清楚了。」

深呼吸澤村轉過頭面對捕手。「我不喜歡御幸前輩。」短短的一句話,澤村還是說不出喜歡光舟的語句。

光舟知道,自己本來就沒多大的勝算。在這種起跑點本來就不一致的比賽下,贏得勝利的機率本來就微乎其微。「嗯。榮純前輩。」光舟用力抱住澤村,將他的臉扣在自己肩窩。「這樣叫你好嗎?」

光舟知道,澤村多多少少還是喜歡著御幸的。他相信自己有辦法讓澤村完完全全喜歡上自己。

澤村莫名地想哭,而在對方用力抱住自己的同時眼淚傾瀉而出。「光舟......」

光舟在抱緊眼前前輩的同時望向距離兩人有一段距離遠的御幸。他早就發現御幸已經站在那邊許久,所以才用力抱住澤村。他不想讓澤村在這種時間點看見他。

光舟並不是沒有看見御幸眼中的怒火。

「榮純前輩。」光舟收緊手臂,輕輕在他的耳邊說著。「對不起。」他早就做好覺悟了,他早就料到御幸會找到澤村。

自己還是沒辦法名正言順的站在澤村旁邊。

接下來只能想盡辦法讓御幸吃醋。



TBC.

-------------------------------


對不起我拖得有點久wwww連評論都沒回覆我是怎麼回事

對不起各位太太我可能在解決上次點的三篇文之後就要開始準備考試了!

我會把三篇文全部打出來!

下一篇可能會是完結!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虐光舟的,請讓我下一章虐爆御幸。

评论(4)
热度(23)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