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寫原創。
然後下次大概會開始嘗試寫同人www
主食
鑽a:御澤、哲純、樹鳴www
ul:閃閃
會寫的大概是鑽a同人

【御澤】和別人交往著的你、獨自一人的我。05

*OOC可能有注意

*御幸高三+澤村高二場合

*澤村、御幸、阿鳴、阿樹互相認識捏造注意

*CP有夠亂注意

*我一定寫不了長篇所以一定是中短篇注意

@不在一个次元 大大的點文注意wwww

*OK?GO↓

-------------------------------

12.

多田野在幾分鐘前注意到同寢室的前輩不知何時已經回來,連阿鳴前輩你回來啦今天跟御幸前輩發生了什麼事嗎的問句都還沒說完。就被他停止不了的眼淚和模糊不清的語句給嚇了一跳。

『我跟一也分手了。』一字一字像是子彈般穿過多田野的身體,他最後只能模糊的拼出這幾個字。

他沒有對成宮多說些什麼,只是用力地將他擁進自己懷裡。「嗯。」任憑對方使盡全力流著眼淚浸濕自己衣服。「我還在這。」

多田野緩慢移動到床邊坐下,揣著的前輩也還是緊抓住自己哭個不停。「阿鳴前輩......」

你知不知道我也喜歡你呢?

多田野差點就脫口而出,他沉默著讓懷裡的人放聲大哭。

「阿樹......」

「不要走......」

多田野心底狠狠抽了下。他拉開眼前前輩的臉,趁他還沒反應過來朝他的嘴唇吻了上去。

感受到成宮開始用力掙扎,多田野抓緊了成宮的身體。角度剛好可以看見他呆滯的眼神。第一次看見呢,你的這種表情。

多田野滿意地鬆開嘴,再度將他揣進懷裡。「我一直──

一直都喜歡著阿鳴前輩喔。」

成宮無預警地抽動了下。「阿樹你這笨蛋!」他推開眼前捕手的身體,握緊拳用力砸在他的胸膛上。

面對對方突然作出截然不同的反應,多田野頓時手足無措了起來。「阿鳴前輩......」不停槌在胸口上的拳頭並不是不會痛,只是因為對方停不下來的眼淚讓自己不知如何是好罷了。

「為什麼要在這種時間跟我說啊......」力道越來越輕,最後終於放下雙手直視多田野。對方著急著的模樣不論何時看見都讓人覺得想笑。「這樣我要怎麼面對一也才好啊你這笨蛋。」

成宮抹掉臉頰上的眼淚,緊緊環抱住多田野。「好啊,那我就允許你這笨蛋跟王牌大人我交往吧。」


13.

稀疏的燈光灑落在練習場中央,光舟沒有漏掉不遠處隊上正捕手投過來憤怒的眼神。他輕輕靠在澤村耳邊,朝御幸露出對自己來說太過燦爛的笑容。「榮純前輩,接下來配合我。」

「什麼動作都不要做。」

御幸捏著手上的紙,差一點他就要衝向前拉開那兩個人。「搞什麼......」寫了那些話之後就覺得什麼事都不算了嗎?御幸遠遠盯著那兩個背影,收到遠處丟來的笑容之後更加地惱火。

光舟鬆開手,直視著澤村不解的眼神。「榮純前輩,抱歉了。」他一手探進澤村的衣物,另一手扣住他的後腦接著吻了上去。

「唔?!」澤村瞪大了眼睛,按上光舟伸進衣服裡的手還是無法停止他的動作。柔軟的觸感加上太過積極的態度讓他沒辦法分辨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

眼角突然衝進一道黑影,一股力道用力將他和光舟分離開來。下一刻映入眼簾的是只看過一次,永遠也忘不了的、充滿憤怒的臉龐。

太過強烈的力道讓兩人同時跌坐在地,御幸居高臨下的看著他,手上拿著自己親筆寫下的紙。「這是什麼?」

澤村偏過臉不去看他。

很痛,不管是心底還是身體。明明就已經決定好不要有交集。

為什麼還要在這種時間點出現?

明明自己都已經快要放棄了啊。

冷不防地手腕被抓住,御幸用力拉著澤村讓他起身。「好痛。」露出吃痛的表情他想要甩開御幸的手,對方收緊力道,手中依然緊抓著那張紙。「不是已經寫得很清楚了嗎?」

「我已經不喜歡你了,御幸前輩。」幾乎是用著快要哭出來的聲音說出口,澤村大吼著。全身充斥著痛楚,對方投射在自己身上的眼神不停地灼燒著自己的神經。面對御幸他從來就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尤其是在意識到自己喜歡上他之後。

「所以,能夠讓我離開了嗎?御幸前輩。」

放開緊握住澤村的手,用力過猛使得對方的手腕上浮現一圈明顯的痕跡。「是嗎......」

「原來你是這樣子想的嗎。」垂下頭御幸放開一直捏在手掌心的紙張。「結果,我還是什麼都沒有得到啊、哈。」雙腳不自覺的動了起來,越過澤村御幸第一次想要哭出聲來。

「原來自以為是的一直都是我。還以為自己還能夠拉回你。」

真是笨蛋。原來笨的一直都是自己。

還以為什麼事都會順從自己的心意。

「哈哈。怎麼流眼淚了啊。」

TBC.

-------------------------------

對不起拖了好幾個星期我終於回來了wwww

不要打我啊

虐了御幸我還是決定下一章在完結好了讓我虐夠御幸在說 (ry

明天應該會更!請各位太太在等我一下!

评论(3)
热度(24)

©  | Powered by LOFTER